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纵横捭阖 >

冷战又回来了?!深度揭秘反华的美国“当前危险委”啥来头

2019-07-11 16:16    环球时报驻    仇羿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仇羿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宇晴】在美国,有一个名为“当前危险委员会:中国(CPDC)”的组织,其成员在一定程度上扮演着美国“影子内阁”的角色。这个中文权且简称为“当前危险委”或“当危委”的机构今年3月25日由白宫前首席战略师史蒂夫·班农等一批美国极端保守派“扎堆”组成,他们以推翻中国政权为最终目的,并在短短3个月时间里搞了多场针对中国的活动。新成立的“当危委”代表着美国对华政策中最强硬、最保守也最具敌意的极端政治派别,在美国单边主义和经济民族主义抬头的大背景下,其对中美关系大局的负面影响值得警惕。“冷战又回来了!”美国舆论在谈到“当危委”时都有这样的直觉,并担心如果这种缺乏理性的政治势力影响到美国决策层的对华政策,那么这对美国来说“绝非好兆头”。


  副主席加夫尼是班农“铁杆”


  打开“当前危险委员会:中国”的网页,就能看到一张大红的中国地图,但地图别有用心地把台湾故意漏掉。该委员扬言其宗旨是“通过公众教育与鼓动参与等方式,帮助美国抵御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全方位的传统与非传统威胁”。从“当危委”40多个创始成员的履历中能看出,这是一个偏重于军事情报与战略对策研究的智库组织。其中,牵头的有白宫前首席战略师班农、曾在国防部任职的加夫尼、前中情局局长伍尔西等人。此外,创始成员中还有几个所谓的“中国异见人士”。


  美国不同时期冠以“当前危险委员会”之名的组织出现过4次,分别针对“美国的大敌”:1950年主要是协助杜鲁门政府应对苏联,1976年仍是继续应对苏联,2004年针对伊斯兰恐怖主义,而2019年这次是针对中国。第二次启动的“当危委”对美国政坛影响很大。1981 年上台的里根内阁,起用过33 名“当危委”的成员,分别担任国务卿、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驻联合国大使、助理国防部长、中情局局长、海军部长等要职。而里根本人1979 年也加入了那届“当危委”。2004年启动的“当危委”中,100多名成员中的大部分人与一个名叫“新美国世纪计划”的机构联系紧密,后者在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前的表现十分积极。


  和美国众多智库不同,“当危委”主席布莱恩·肯尼迪、副主席弗兰克·加夫尼、首席顾问班农等人都有着一定的媒体运作经验和选战造势能力。他们有的身上贴着“意见领袖”的标签,既是鼓吹者又是组织者。除一些成员有深厚的军事和情报背景外,有的成员还来自媒体智库界、经济投资界、人权/宗教界。


  加夫尼是美国国内“反穆斯林”、煽动种族仇视、传播大量阴谋论的死硬代表人物,曾在里根总统第二任任期内当过7个月的代理助理国防部长。加夫尼及其后来所在的“安全政策中心”曾大肆宣扬“奥巴马是穆斯林,他当选总统就是要从本质上将美国伊斯兰化”。除了针对美国的穆斯林群体,他还通过自己的智库和脱口秀广播平台对外渲染中国的军事和经济威胁。


  加夫尼虽没有在现政府任职,但他对决策圈的影响力依然可见。在白宫“曾经”和现在的外交决策圈里,前首席战略师班农和现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都是加夫尼的铁杆盟友。班农主持“布莱特巴特新闻网”时,经常邀约极右翼人士来传播被美国主流媒体所排斥的阴谋论观点。从2012 年起,加夫尼先后29 次出现在班农主持的政论节目中。加夫尼的偏激言论曾受到美国保守主义联盟(ACU)的公开驳斥,并一度取消他参加年度大会的资格。2016 年初,在保守主义联盟的董事会上,董事会成员博尔顿公开替加夫尼说情,帮他解除禁令。被特朗普任命为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后,博尔顿请加夫尼的一个副手出任幕僚长,掌控人事遴选大权。正因如此,博尔顿被认为是隐在幕后的“当危委”成员。该委员会幕后成员还有美国得州参议员、2016 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德·克鲁兹,他是唯一一个参加“当危委”成立大会的现任参议员。在当天的所有发言者中,克鲁兹对中国的指控与攻击,最带有意识形态和冷战色彩。


  班农曾被美国《时代》周刊形容为是特朗普胜选背后的“伟大操控者”。班农搬离白宫后,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际上,他仍把自己看成是一个没有“首席战略师”头衔的“首席战略师”。班农在私下里曾称,他仍可通过白宫的内线或律师,给总统“建言献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