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法治经纬 > 法理探索 >

连带责任保证中保证期间适用的疑难问题辨析(2)

2019-04-18 16:11    人民法院报    谷昔伟


二、分期付款合同的保证期间原则上从最后一期债务到期之日起算


关于分期付款合同保证期间的起算,司法实务中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应从最后一笔债务的履行期届满之日起算;第二种观点认为,应从每期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算。笔者赞同第一种观点。


1.分期付款保证期间的起算应参照诉讼时效的原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规定,当事人约定同一债务分期履行的,诉讼时效期间从最后一期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计算。保证期间与诉讼时效都以债务已届履行期限为起算时间,保证期间的起算应参照诉讼时效的规定,从最后一期债务履行期间届满之日起算。


2.从债的整体性角度分析。分期付款债务在整体上为同一债务,分期履行并不导致债务同一性的丧失。基于债务的整体性特征,在债务人就某一期债务到期未清偿时,债权人可以按照合同法第一百零八条预期违约的规定,主张分期付款的全部债务提前到期。由于保证具有从属性,主债务提前到期的,保证人开始承担担保责任,保证期间起算。就交易常理而言,在分期付款合同履行过程中,即便债务人未清偿某笔到期债务,债权人基于对债务整体性的合理信赖,等最后一期债务到期后一并主张权利亦为正常现象。同样,作为连带保证人,如其为整体债务提供担保,从最后一期债务履行期届满起算保证期间,并不违背其真实意思,未损害其权益,符合担保的从属性特征。


3.如果分期付款担保人仅就其中一期或几期债务提供担保,结合保证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可以认定保证期间的起算点为某期债务履行期。需要注意的是,主债务和担保期间的起算点一般具有一致性,虽然原则上都是从最后一期债务到期后起算,但并不意味着在此之前债权人不能向债务人和担保人就单笔或多笔到期债务主张权利。有疑问的是,保证期间未起算,债权人却可以就某期到期债务主张权利,逻辑上难以自洽,但无论是诉讼时效还是保证期间的适用,都涉及债权人、债务人和保证人三者之间的利益平衡,主债务诉讼时效自最后一期债务到期后起算,且不影响债权人就每期债务到期后向债务人主张权利,在于保护债权人利益和合理信赖,基于同样的法理,保证期间从最后一期债务到期日起算也不应影响债权人就部分到期债务向从属性的保证人主张权利。


三、债务到期后提供连带保证的,自债权人主张权利之日起算诉讼时效而非保证期间


债务到期后,第三人承诺对未清偿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对于该行为的法律性质,有不同观点。笔者认为,该保证责任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连带担保,应当认定第三人与债权人之间形成新的债权债务关系,实质上为并存的债务承担。


1.为到期债务提供连带担保形成新的债权债务关系。一般而言,连带担保债务具有或然性,即在主债务尚未到期时,保证人是否承担担保责任并不确定,故我国担保法规定了未约定保证期间的,自债务到期之日起算六个月保证期间。但第三人对已到期债务提供连带担保,该担保责任并不具有或然性,而是确定性的债务承担,即成立新的债权债务关系。尽管从担保人的真意表达而言,其确有为到期债务提供担保的意思表示,但其承诺为确定的到期债务提供担保,且未免除债务人的债务,其法律效果更接近于并存的债务承担。当然,债务人未履行到期债务后,债权人给予其宽限期,在宽限期内,第三人提供担保的,依然为保证关系。


2.为到期债务提供连带担保自主张权利之日起算诉讼时效。保证期间为保证的特有制度,而第三人对履行期届满后的债务提供连带保证的,实为并存的债务承担,保证期间的适用前提不存在,应适用诉讼时效制度。故第三人对已到期债务承诺提供连带保证的,诉讼时效自承诺的还款期限到期后起算三年诉讼时效。


(作者单位:华东政法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