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法治经纬 > 法理探索 >

如何理解非法采矿罪中“其他未取得许可证的情形”

2019-04-21 15:58    检察日报    应俊峰 康若平 

◇刑法对非法采矿罪的客观行为方式作出了明确规定,入罪前提必须是“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


◇根据相关司法解释,开采河砂需要申请的采矿许可证、河道采砂许可证和开采海砂需要申请的采矿许可证、海砂开采海域使用权证均属于“其他未取得许可证的情形”中的“许可证”。


◇司法实践中,出现了各种不同类型的“其他未取得许可证的情形”,比较典型的包括:超量开采,超期限开采,采矿许可证被依法暂扣期间擅自开采,掩饰开采,等等。


刑法第343条第1款对非法采矿罪的客观行为方式作出了明确规定,入罪前提必须是“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但“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是非法采矿罪所涉及客观行为方式的共性要件,故而不宜仅仅针对“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作出解释,而是要对“未取得采矿许可证”这一共性要件加以明确。为了统一法律适用,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共同出台了《关于办理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解释》),结合经济社会的发展变化情况,进一步明确了破坏矿产资源犯罪的有关法律适用问题。


《解释》第2条明确规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343条第1款规定的“未取得采矿许可证”:(一)无许可证的;(二)许可证被注销、吊销、撤销的;(三)超越许可证规定的矿区范围或者开采范围的;(四)超出许可证规定的矿种的(共生、伴生矿种除外);(五)其他未取得许可证的情形。“其他未取得许可证的情形”是泛指前述四种客观表现以外的其他进行开采矿产资源应当具备采矿许可证的情形,属于认定有无取得采矿许可证的兜底条款。


外延:“其他未取得许可证的情形”中的“其他”


《解释》第2条第5项规定以“其他未取得许可证的情形”认定为非法采矿罪客观行为方面的“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因此,界定“其他未取得许可证的情形”首先是要厘清“其他”的含义。根据条文的表述,这里的“其他”显然是指除无许可证、许可证被注销、吊销、撤销或超越许可证范围、矿种的情况之外的其他情形。问题在于“其他未取得许可证的情形”是否仅仅排除了《解释》第2条前四种情形。2007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的《关于办理危害矿山生产安全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8条第1款规定,在采矿许可证被依法暂扣期间擅自开采的,视为刑法第343条第1款规定的“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但是其后的《解释》却对此项内容未有涉及,因此认定“其他未取得许可证的情形”的外延,即“其他”仅仅指前述四种客观表现以外的其他进行开采矿产资源应当具备采矿许可证的情形。


内涵:“其他未取得许可证的情形”中的“许可证”


此处的许可证系采矿许可证,根据矿产资源法第16条规定,国务院和国务院主管部门批准开办的国营矿山企业,由国务院地质矿产主管部门在批准前对其开采范围、综合利用方案进行复核并签署意见,在批准后根据批准文件颁发许可证;特定矿种开采的也可由国务院授权的有关主管部门审批和颁发许可证;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批准开办的国营矿山企业,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地质矿产主管部门在批准前对其开采范围、综合利用方案进行复核并签署意见,在批准后根据批准文件颁发许可证。向乡镇集体矿山企业颁发采矿许可证和个体采矿许可证管理的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制定。因此,此处的采矿许可证是指国务院、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国务院授权的有关主管部门颁发的采矿许可证。


《解释》第4条第1款、第5条第1款对刑法第343条第1款规定的“采矿许可证”作了扩大解释,将开采河砂需要申请的采矿许可证、河道采砂许可证和开采海砂需要申请的采矿许可证、海砂开采海域使用权证均涵括在内。根据国务院《长江河道采砂管理条例》规定,以宜宾为界,对于在其以下干流河道内采砂,实行“一证”的管理制度,即采砂者只需要办理采砂许可证,不需要再办理其他的许可。目前,从全国河道采砂管理情况看,全国有25个省、自治区或者直辖市明确实行“一证”,仅有青海省实行“两证”(采砂许可证和采矿许可证)。对于实行两证管理的区域,由于两证之间没有先后之分,取得其中一个证并非申领另一个证的前置程序,因此《解释》第4条第1款第2项规定,对既未取得河道采砂许可证,又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形,认定为无许可证。即对于实行两证管理的区域,只要取得一个许可证,即不能认定为非法采矿;对于实行一证管理的区域,以是否取得该许可证为认定非法采矿的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