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伟人风采 >

朱德曾穿围裙抹烟灰扮伙夫 靠机智举动逃过一劫

2019-08-04 22:55    中国国情网    佚名

    12.jpg

        1929年9月1日,陈毅向中共中央写的《关于朱毛军的历史及其状况的报告》一文中曾这样写道:“红军的官兵夫薪饷吃穿一样,所以官兵不能有什么区别。群众及敌兵俘虏初次看见鼎鼎大名的四军军长那样芒鞋草履、十分褴褛莫不诧异,若不介绍,至多只能估量他是一个伙夫头,同时到现在伙夫头三字恰成了四军军长的诨号。”朱德的这种“伙夫头”形象,不仅在于他能和广大士兵一起生活,能与百姓打成一片,赢得人民群众的信任,同时也成为他一种潜在的“护身符”,使他两次脱险。


崇义诓敌 


        1927年8月,朱德率南昌起义部分部队南下广东,攻占潮汕失败,随后率部向粤赣湘边界转移。部队长期行军,战斗频繁,伤亡损失很大,10月下旬,部队到达赣南信丰时,只剩下700多人,更使朱德深为忧虑的是,部队给养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隆冬一到,战士穿的还是南昌起义发下的单衣,粮食、薪饷毫无着落,枪支弹药和被褥无法得到补充,尤其是医药奇缺,伤病员得不到及时救治。恰在此时,有战士前来报告,驻在粤北韶关、湘南汝城、资兴一带的是国民党范石生的第十六军。朱德得此消息,精神为之一振,范石生是他在云南讲武堂的同学,感情一直甚好。他决计向范石生救援。此时,范石生受蒋介石排挤,妄图夺走他仅有的一块小地盘,也想找个可靠的盟友,以扩大自己的势力。


        他看完朱德来信后,觉得正合心意,立即派在他部队工作的共产党员韦伯萃来到上堡,与朱德联系,并转交了范石生给朱德的复信。朱德见信后,即率警卫排来到汝城,与范石生指定的四十七师师长曾曰唯洽谈。朱德提出在保证“组织上自立、政治上自主、军事上自由”的条件下,同意将起义军暂时编入十六军。曾曰唯代表范石生完全接受朱德提出的条件。朱德部队暂用“十六军四十七师一四〇团”的番号,朱德化名王楷,名义上任一四〇团团长兼四十七师副师长。协议达成后,范石生决定给朱德部队发放一个月粮饷,每支步枪配发200发子弹,机枪配发1000发子弹,每个战士发给一套冬装及毯子等军需物资,朱德深表感谢。


        次日,朱德谢绝曾曰唯的热情挽留,率警卫排返回崇义上堡。


        朱德到达汝城的消息很快被汝城匪首何其朗得知。何其朗是汝城人,早年当过江西省督军方本仁的贴身马弁,后来当了营长,北伐军攻入南昌时,何其朗带着一伙亲信从战场上逃回家乡拉起了一支土匪队伍,成了汝城一霸。四十七师在汝城驻扎,何花钱交上了师部几个副官、参谋等人物,因此很快得知了这一消息。


        早在南昌起义后不久,何其朗就听说了朱德是共产党的领导人,现在南京政府正以重金通缉捉拿朱德,今天朱德跑到了自己的地盘上,真可谓升官发财的好运从天而降。一阵狂喜之后,他把内弟并担任中队长的朱龙奴叫到跟前,对他说:“龙奴,今天发财的机会到了,就看你的本事如何!”朱龙奴听后,像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是双眼直盯盯地望着姐夫。直到何其朗把事情由来说完,朱龙奴才欣喜若狂地回答说:“好机会,能抓到朱德,你我今生今世就有享受不完的荣华富贵。”何其朗说:“朱德是讲武堂的毕业生,智勇双全,要抓住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况他还带了一个排的人。”朱龙奴道:“我们就去两个中队,如何抓,我就听姐夫的。”何其朗说:“明天,朱德将从汝城返回上堡,要路过壕头住宿,你就带两个中队去壕头,务必抓到活的。”


        夕阳西下,朱德率警卫排来到壕头的一个祠堂里宿营,警卫排排长黄志中带领战士到老百姓家借稻草、木板摊铺,朱德和两个战士留在祠堂准备晚餐,谁知黄志中带着战士出去不久,村里便响起了枪声,朱龙奴带着几十个匪兵分头进行搜查,十几个匪兵冲进了朱德住的祠堂里,两个战士冲出门口拦住匪兵,不幸中弹牺牲。


        朱德知道出去不了,随即跑到临时用来做饭的厨房,抓起挂在墙上的围裙系在腰里,又到灶里摸了把烟灰擦到脸上,紧接着又拿起一把柴火往外走,十几个匪兵冲到跟前,朱龙奴指着朱德喝问:“你们的军长朱德在哪里?”朱德装出一副恐惧的面孔回答说:“他到村中老百姓家去了!”朱龙奴见到跟前这位衣着破旧,腰上系着沾满油污的围裙,双脚穿着草鞋,一张脸又黑又脏,胡子拉查的人,根本不会相信他就是要抓的朱德,接着便来了个明知故问:“你是干什么的?”朱德拍了拍围裙说:“伙夫头”。朱龙奴信以为真,为急于抓到朱德,他不想在这里耽误时间,便带着匪兵跑出祠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