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文明中国 >

马背上的传承

2019-07-08 00:09    中国民俗网    佚名

 1.jpg

哈萨克族“姑娘追”。陈良摄 


   我国有不少“马背民族”,但在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中,真正的“马背民族”当属哈萨克族。游牧时代,哈萨克族以马背为家,一顶顶漂亮的牧帐随着马背在天山南北的草场之间移动。甚至,哈萨克族青年男女的爱情也是通过他们独有的“ 姑娘追”来完成。

  “姑娘追”,掀开哈萨克族青年跨入婚姻大门的门帘

  已经进入婚姻年龄的哈萨克族青年加尔肯·铁提布汉在清真寺里做完礼拜后,很认真地向寺里的阿訇咨询《古兰经》中关于婚姻的讲述。

  阿訇告诉加尔肯·铁提布汉:作为伊斯兰教唯一根本经典的《古兰经》,对穆斯林的婚姻制度作了很详尽的论述,这种论述同样对信仰伊斯兰教的哈萨克族有着很大的影响。大家都认可为繁衍子孙而结婚是穆斯林的“逊奈”(即圣行)。哈萨克族同样尊奉《古兰经》中规定的“成年男女因需要而结婚是‘瓦直卜’(意为当然)”。聆听完阿訇的讲述后,加尔肯·铁提布汉轻松地走出清真寺,开始计划他的爱情第一步——参加“姑娘追”。

  上世纪60年代,北京电影制片厂曾经拍摄过一部反映哈萨克族青年男女爱情的电影《天山的红花》,和很多人一样,笔者也是通过这部影片来了解哈萨克族青年的爱情的。

  哈萨克族同胞从小与马结缘,一般10岁左右便开始举行“库南卡布”——赛马驹活动。比赛时,孩子们跨上不备鞍的、两岁左右的小马驹,他们的马背一生便这样启程。在这种人生中,最令他们兴奋的便是马背上的爱情追逐,哈萨克族称之为“克孜库瓦尔”,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姑娘追”。当笔者来到天山南北的哈萨克族中时,更是想一睹这个场面,更深地了解哈萨克族的这种历史传承。

  “姑娘追”活动开始时,一对对哈萨克族青年男女会并辔向指定的目标徐徐进发。按照历史传承,在“姑娘追”途中,小伙子可以向心仪的姑娘表白爱慕之情,而姑娘不得有任何反对的表示,只能默默倾听。当青年男女漫步到指定的地点后,要随即返回。这时,“姑娘追”的精彩环节出现了。只见姑娘们在返回的路上,用鞭子追打小伙。如果姑娘对小伙有意,那鞭子只是在小伙头上晃几下,或是象征性地打两下。如果姑娘不中意,那小伙子可就要吃苦头了。

  哈萨克族摄影师努尔肯(音) 告诉笔者,他年轻时就参与过“姑娘追”这种民间活动。在哈萨克族男人的眼里,这是他们寻求恋人、表白爱情的特殊方式。其实,在平时的放牧、转场过程中,他们心中早已有了中意的人,只是想通过“姑娘追”的方式,在公开场合展现自己在马背上的雄姿,赢得心上人的欣赏,这也是他们将自己和心上人的恋情公开化的一个渠道。

  “姑娘追”只是掀开了哈萨克族青年男女跨入婚姻大门的第一扇门帘,双方通过这种方式默认对方后,订婚便是掀开了第二扇门帘,举行婚礼则是掀开第三扇门帘。努尔肯和他的爱人阿依古丽就是通过“姑娘追”相互认可的。“姑娘追”活动后不久,他的父母和大嫂便前往阿依古丽家提亲。按照哈萨克族的风俗,努尔肯的母亲第一次见到未来的儿媳时,要送一块布料作为见面礼。“那时,我的母亲要上前亲一下阿依古丽,把一件带有几束猫头鹰毛的白色三角巾扎在她的头上。当然,现在的年轻人要是举行这样的礼节,猫头鹰毛就很难找到喽!”之后,努尔肯的父亲还要委托亲戚或朋友前去阿依古丽家,邀请她的哥哥和嫂子到一条浅浅的河流边,大家要一起趟过那条小河,以示双方都不能反悔。

  哈萨克族的婚礼一般要举行3天。努尔肯至今依然清晰地记得他和阿依古丽的婚礼过程:“第一天,我的好朋友热合曼作为伴郎,和我一起去阿依古丽家迎亲。那天,她的亲朋好友、左邻右舍都去她家贺喜。第二天,双方都休息。第三天,正式迎娶新娘。按照哈萨克族婚礼习俗,伴娘会把新娘藏起来,伴郎热合曼要与伴娘逗趣对歌并赢了伴娘后,我们才能进门接阿依古丽。”

  毡房,随马背漂移在草原上的家

  哈萨克族是一个游牧民族,这就决定了他们的足迹随水草而动。为了适应游牧生活,哈萨克族同胞创造发明了简捷而便于搬迁的房屋——毡房。从夏季场到冬窝子,穿行在季节间的哈萨克族,仅需二三头牛或骆驼,就可将房屋和生活用品驮载迁移。他们骑在马上,家便随马背而移动。每到一个新的草场后,他们往往只要几个小时便可将毡房搭建起来。这种由围墙栅栏杆、房顶杆、顶圈、房毡和门5部分组成的家,就是他们存放生活用品的地方,也是一家人亲情与爱的存放地。